幸运28单双预测

新聞中心About Us

首頁 >新聞中心

中國碳產業的春天來了
發布:admin 瀏覽:1529次

  時下,歐盟與各國的“碳稅之爭”正酣,讓不到一個月前國家發改委正式批準7省市啟動碳交易試點的話題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成為公眾熱議的焦點。

  據了解,在國家發改委批準的試點名單中,北京、上海、天津、重慶、湖北、廣東及深圳榜上有名。這一名單釋放出的信號顯而易見,即我國在參與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大背景下,為今后“在全國建立統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場”進行探索。

  試點意欲何為?

  盡管碳排放交易在全球,尤其是歐洲,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了。在國內,由于目前我國尚未實行強制減排制度,碳交易還較為清淡。

  北京市環境交易所總裁助理畢建忠告訴記者,碳排放交易最早始于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緊接著,2001年,作為先行者的歐盟率先啟動了碳排放交易,之后,在南非德班聯合國氣候大會上引起了全球對碳排放交易的關注。中國正式提出碳排放交易是在“十二五”規劃中。

  來自國家發改委的數據顯示,“十一五”期間,通過全社會的努力,我國實現了單位GDP能耗下降19.1%、節能6.3億噸標準煤、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5億噸的目標。“十二五”期間,我國又確定了“單位GDP能耗下降16%、碳強度下降17%”的目標。為實現這一目標,中國除繼續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之外,還將借鑒一些發達國家的經驗,逐步建立碳排放交易市場,探索運用市場機制來實現節能減碳。

  畢建忠表示,中國把開展碳交易試點作為“十二五”期間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一項重點工作,是基于一種共識:高排放、高耗能、高污染的粗放型發展方式已經不適應我國的發展需要了。提高單位GDP效能將成為新的發展目標,單憑搞稅收、關停并改不行,碳交易這種市場化的方式是一種有效的方式。

  事實上,近年來,中國已經在碳排放交易方面進行了一些有益的嘗試。早在2010年,中國就在五省八市啟動了低碳試點工作,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低碳發展模式。而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北京環境交易所更是在3年前就已成立并開展自愿減排交易。上海舉行世博會期間,萬科館等一批展館都參與了自愿減排交易項目。

  上海寶碳新能源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作為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的核心駐場會員及國家第三批備案的專業環保節能公司,其董事總經理朱偉卿十分看好七省市碳交易試點的啟動,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構建標準化的碳排放權交易體系已到了勢在必行的階段。試點將促進國內碳交易市場的形成,以較低成本實現2020年控制溫室氣體排放行動目標,為建立國家級交易平臺做準備及探路。

  而對于入圍的七省市,朱偉卿認為是出于經濟發展的成熟度來考慮的。從目前狀況來看,這樣的選擇是可行的。因為就上海而言,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早在世博期間就已經做過相關的自愿減排項目,已經有一定的經驗。而且,為完成2020年的減排目標,國內進行碳交易是必然的趨勢,加上國家的大力政治力度的推廣,先從重點企業開始實施減排目標,通過合同能源管理公司,比如寶碳,對企業進行節能減排,通過碳盤查和碳披露,進行自愿減排碳交易,難度不大。

  畢建忠對此也有同感。在他看來,試點是在為全面鋪開做準備,各地可根據自身情況,各自出發,經過一兩年的摸索,總結出適合全國的統一的模式。

  肥肉還是浮云?

  中國發展碳排放交易,不僅是形勢所迫。很多業內人士分析稱,碳排放交易試點的啟動將有望推動國內碳產業迎春。朱偉卿就表示,隨著國內碳排放交易市場的建立和發展,水泥等高耗能產業的生產成本可能會有一定幅度的上升,煤炭等傳統化石能源的消費比例有所下降,而低碳產業卻有望因此受益。

  中國是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國。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的測算,2008年中國溫室氣體排放量為69億噸,占世界排放總量的22%。另據有關專家測算,到2020年,中國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接近100億噸,有可能占世界排放總量的33%。而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一直以來只承擔自愿減排的責任。

  不僅如此,中國還是國際碳排放交易市場最大的賣方。全球碳交易活動最主要依據《京都協定書》規定,允許發達國家到發展中國家去購買一部分減排量,用于抵消規定的指標。據世界銀行測算,中國可提供的CDM項目(清潔發展機制,即主流的減排交易項目)占到世界總需求的50%以上,截至2011年三季度,中國獲簽發CER(核證減排量)數量超過4億噸,是國際碳排放交易市場最大的賣方。但目前中國CDM項目主要“出口”,國內市場幾乎為零。

  朱偉卿甚至覺得,未來碳產業的發展將不亞于石油市場。如此樂觀的不止朱偉卿一個。在2011中國國際氣候變化論壇上,國務院參事、科技部原副部長劉燕華就曾表示,目前氣候問題在全球已經演化為經濟問題和政治問題,而全球碳排放交易量到2020年預計將達到3.5萬億美元,或超過石油市場成為第一大能源交易市場。

  當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樂觀主義者。在國內,就有人質疑,北京、天津、上海三大交易所成立至今,沒有一樁交易完成,前景堪憂。對于這樣的傳言,北京市環境交易所總裁助理畢建忠表示,目前,國內的碳交易的確不是很活躍。這是因為,一來,碳交易市場是一個被創造出來的市場,是基于需求的,需求是來自政策的,而我國目前還是非強制性減排國家;再者,從企業的角度而言,企業對碳排放的熱情還不太高,國家對企業還沒有明確的減排要求。

  據畢建忠介紹,企業參與碳排放交易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CDM機制下的碳排放交易,一些節能改造企業、新能源企業和能效企業,能借此獲得成本和收益上的提高和增加,因為參與度較高;另一種是企業自愿的方式,這主要是一些企業從企業社會責任和信譽等角度自愿購買一些減排指標。“因此,從戰略上講,碳交易排放試點將引導一種發展的方向,但其對于整個碳產業的帶動及發展,尚需時日。”

  中創碳投有限公司戰略總監錢國強也表示,針對中國的碳交易試點,目前不必預設太多的假設和結論。當前,各試點都在對相關碳交易的實施方案進行設計,相關方案設計是否合理,將通過試點運行得以檢驗,成功的經驗將會向全國推廣。碳交易機制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體系,無論是機制方案設計還是具體運行的管理都是這樣的,對試點必不報太高的期望,因為試點本身就是在摸索,應該容許犯錯誤。中國只要政府有決心推進,早晚會取得成功。這對中國向低碳轉型將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也孕育著巨大的市場機遇,相關行業應當提前做好準備。

  破題從何下手?

  盡管七省市試點是國家發展碳排放交易的又一重大舉措,讓業界為之一振。而在實際的操作中,中國的碳排放交易還有很多難題和阻礙亟待破解。

  北京市環境交易所總裁助理畢建忠表示,碳排放交易是一種高端的市場交易形態,需要具備很多條件,包括健全成熟的誠信體系、監控監測體系和法律法規體系等。這也是為什么中國的碳排放交易要先從試點做起的原因,如果試點成功,就可以由此推廣到全國,如果失敗,則可能放棄。

  畢建忠認為,要實現“十二五”的碳排放交易目標,需要先具備幾大前提。首先是人大的立法和政府的相關法規的制定;其二是減排總量的設定和控制;其三是將碳排放量公平、合理的分配到企業;其四是第三方的MRV監測體系的建立;此外還要有行之有效的處罰措施和公開、公平的交易環境。其中,第三方MRV監測體系的建立是最大的難題。

  據畢建忠介紹,因為第三方監測機構是市場化的,我國這方面的機構在技術、權威性等方面還有待提高。這就為有些想討巧的企業提供了可乘之機。一些企業可能會想盡辦法,收買或干擾第三方機構的公平公正,最終導致公眾對其的不信任。

  此外,從國家層面而言,發展碳排放交易是一種國家行為,而具體的參與者是企業。從我國目前情況來看,碳交易很有可能加大企業負擔。對此,朱偉卿表示,多數試點省市均在過渡期內為重點行業設置了“免費配額”,先參與試點的企業可以有充足時間進行技術改造,今后碳排放配額用不完時,就成為碳交易的“賣方”,并從“買方”企業獲得收益。對于節能空間大,又能超額完成節能目標的企業是利好的,可以通過碳交易獲得“額外”的收入。

  朱偉卿還表示,這是一個任重而道遠的任務,首先先要樹立一個節能減排的責任心,其次需要政府的推動,最后需要市場經濟的刺激。中國碳市場現在還在醞釀當中,對于企業需要先做好準備,包括明確國內碳市場的時間表:可能先形成的自愿減排標準(2012~2013年)以及稍后的強制減排(2015年)可能在2020年與國際碳交易接軌,與相關單位合作開發國內方法學;以及大力開展合同能源管理節能減排項目等等。中國現在已經開始試點碳排放交易,這對廣大中國企業而言是個很好的開始。


幸运28单双预测 双色球走势 所有码报的图片 福彩3d 全年固公式规律抓特法 北京pk10绝对作假 彩票网址大全 真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极速赛车手急速赛车 时时彩技巧 188球探篮球比分直播